站在台北市萬華區頂樓加蓋的破舊公寓前,來探望父親的16歲少女,在微笑道別、關門轉身的那一刻,眼淚無法控制的傾洩而下,豆大淚珠順著身體滴落在腳上,走下階梯的每一步都分外沉重,最後視線完全模糊,她索性蹲在樓梯間放聲大哭……



這是藝人彤彤第1次深刻體會到「沒有錢,家也沒了」的感覺,一家人瓦解星散、各奔東西,為了生存,住在破爛房子裡,只求有一個遮風避雨的棲身之所。「我家本來很幸福,直到我國中畢業才變了樣,」彤彤娓娓道來深埋心中的痛。

彤彤的父親原本是上市櫃公司員工,月薪8萬元,母親是家庭主婦,一家4口住在高雄火車站附近精華區40坪大的華廈,彤彤和姊姊從小學鋼琴、學跳舞,多才多藝,屋子裡總是傳出幸福和樂的鋼琴聲。

好景不常,隨著高雄眾多企業遷廠至大陸,彤彤的父親也遭波及,被公司無預警減薪,從8萬降到6萬,最後再降到只剩2萬元,逼不得已只好主動離職。

一夕間,家庭經濟突然走下坡,媽媽辦了許多張信用卡,不斷刷卡借現金來繳房貸、繳女兒補習費,獨自背負了許多卡債,只為了讓2個寶貝女兒幸福快樂的成長。


甜蜜家庭夢碎
吃餅乾果腹度日


直到高一,彤彤離家北上求學,就讀台北藝術大學高中部,這是大學舞蹈學系的先修班,母親因資金周轉不靈,房子遭法拍,父母的婚姻也跟房子一樣不保。「我曾經埋怨過媽媽,為什麼不跟我說家裡經濟出狀況,還讓我一直學跳舞、學鋼琴,我們可以一起共體時艱的。」

再多的埋怨,也挽不回房子遭法拍、父母離異的事實,一家4口各自生活。彤彤住在學校宿舍,媽媽留在高雄工作租房子,爸爸和姊姊住在台北市萬華區一間冬冷夏熱的公寓。「16歲那一年我去找爸爸和姊姊時,看到他們住在又破又舊的居住環境,真的嚇到,想說怎麼會這樣?那個景象真的讓我好難過!」

家庭破碎對於還是學生的小女孩來說,什麼忙也幫不上,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要再增加母親的經濟負擔。

為了省錢,彤彤到量販店買大包裝的餅乾,早餐、晚餐就只吃3片餅乾,搭配自己沖泡的巧克力粉,中午到學校餐廳吃自助餐,常常撒嬌的跟打飯阿姨說:「可不可以多給我一點,我都吃不飽。」一天只花20元吃熱騰騰的飯菜。

不只經濟重擔,課業壓力也讓她快樂不起來。「我以前在高雄,怎麼跳都是第1名,上高中後,發現同學都是來自各縣市的第1名,我要跟很多的第1名一起競爭,壓力真的很大。」在越跳越不快樂的情況下,彤彤選擇休學,回到媽媽身邊。

有一次,母女倆窩在一起看電視時,媽媽對彤彤說:「妳跳得比她們還要好。」這句話點燃彤彤的信心,大膽的丟出履歷,報名參加《我愛黑澀會》節目美少女徵選,沒想到一個鬼臉5連拍,讓她雀屏中選,正式踏進演藝圈。

 

練習先存再花
30萬元買到自住屋


在新人階段,彤彤月薪不到1萬元,所幸隨著發片,通告變多,月薪增加到2萬、3萬元,後來加入親子台擔任兒童節目主持人,成為小朋友口中的彤彤姐姐,年收入更是3級跳,最高曾經1年賺180萬元。但是「窮怕了」的她,一開始也陷入「有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」的補償心理,結果就是:即使1年賺超過百萬,到了年底戶頭裡仍是空空如也。

延伸閱讀:
>>蝴蝶姐姐(愷樂)7年拼出2間屋
 

@閱讀完整內容請加入Money錢官網會員

 

  1. 首頁
  2. 房地產

彤彤23歲買屋還自己一個家


站在台北市萬華區頂樓加蓋的破舊公寓前,來探望父親的16歲少女,在微笑道別、關門轉身的那一刻,眼淚無法控制的傾洩而下,豆大淚珠順著身體滴落在腳上,走下階梯的每一步都分外沉重,最後視線完全模糊,她索性蹲在樓梯間放聲大哭……



這是藝人彤彤第1次深刻體會到「沒有錢,家也沒了」的感覺,一家人瓦解星散、各奔東西,為了生存,住在破爛房子裡,只求有一個遮風避雨的棲身之所。「我家本來很幸福,直到我國中畢業才變了樣,」彤彤娓娓道來深埋心中的痛。

彤彤的父親原本是上市櫃公司員工,月薪8萬元,母親是家庭主婦,一家4口住在高雄火車站附近精華區40坪大的華廈,彤彤和姊姊從小學鋼琴、學跳舞,多才多藝,屋子裡總是傳出幸福和樂的鋼琴聲。

好景不常,隨著高雄眾多企業遷廠至大陸,彤彤的父親也遭波及,被公司無預警減薪,從8萬降到6萬,最後再降到只剩2萬元,逼不得已只好主動離職。

一夕間,家庭經濟突然走下坡,媽媽辦了許多張信用卡,不斷刷卡借現金來繳房貸、繳女兒補習費,獨自背負了許多卡債,只為了讓2個寶貝女兒幸福快樂的成長。


甜蜜家庭夢碎
吃餅乾果腹度日


直到高一,彤彤離家北上求學,就讀台北藝術大學高中部,這是大學舞蹈學系的先修班,母親因資金周轉不靈,房子遭法拍,父母的婚姻也跟房子一樣不保。「我曾經埋怨過媽媽,為什麼不跟我說家裡經濟出狀況,還讓我一直學跳舞、學鋼琴,我們可以一起共體時艱的。」

再多的埋怨,也挽不回房子遭法拍、父母離異的事實,一家4口各自生活。彤彤住在學校宿舍,媽媽留在高雄工作租房子,爸爸和姊姊住在台北市萬華區一間冬冷夏熱的公寓。「16歲那一年我去找爸爸和姊姊時,看到他們住在又破又舊的居住環境,真的嚇到,想說怎麼會這樣?那個景象真的讓我好難過!」

家庭破碎對於還是學生的小女孩來說,什麼忙也幫不上,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要再增加母親的經濟負擔。

為了省錢,彤彤到量販店買大包裝的餅乾,早餐、晚餐就只吃3片餅乾,搭配自己沖泡的巧克力粉,中午到學校餐廳吃自助餐,常常撒嬌的跟打飯阿姨說:「可不可以多給我一點,我都吃不飽。」一天只花20元吃熱騰騰的飯菜。

不只經濟重擔,課業壓力也讓她快樂不起來。「我以前在高雄,怎麼跳都是第1名,上高中後,發現同學都是來自各縣市的第1名,我要跟很多的第1名一起競爭,壓力真的很大。」在越跳越不快樂的情況下,彤彤選擇休學,回到媽媽身邊。

有一次,母女倆窩在一起看電視時,媽媽對彤彤說:「妳跳得比她們還要好。」這句話點燃彤彤的信心,大膽的丟出履歷,報名參加《我愛黑澀會》節目美少女徵選,沒想到一個鬼臉5連拍,讓她雀屏中選,正式踏進演藝圈。

 

練習先存再花
30萬元買到自住屋


在新人階段,彤彤月薪不到1萬元,所幸隨著發片,通告變多,月薪增加到2萬、3萬元,後來加入親子台擔任兒童節目主持人,成為小朋友口中的彤彤姐姐,年收入更是3級跳,最高曾經1年賺180萬元。但是「窮怕了」的她,一開始也陷入「有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」的補償心理,結果就是:即使1年賺超過百萬,到了年底戶頭裡仍是空空如也。

延伸閱讀:
>>蝴蝶姐姐(愷樂)7年拼出2間屋
 

@閱讀完整內容請加入Money錢官網會員

 

理財工具推薦

  • 股市、保險、房地產,掌握最新財經動態
  • 專家、名人駐站,提供深度產業分析
  • 課程、影音專區,讓動手深度學習

編輯精選